杭州华家池宝地今日拍卖 细数地王背后曾经的校园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5-02 20:47

“华家池终于也要被开发商‘娶’走了。”在浙大的论坛上,有网友如此感慨。

起拍价近百亿、本年度杭州土地市场最重磅的“征婚大会”,今天下午将在杭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如期上演。绿城、融创、大家、滨江、万科、世茂、绿地等“高富帅”房企纷纷参与竞争,华家池将花落谁家?

这次“娶亲”

杭州史上最贵

有“最美校区”之称的华家池地块,今天将正式挂牌出让。杭政储出[2013]57、58、59号地块分别起价43.2亿元、24.6亿元、29.4亿元,总起价97.3亿元。目前记者了解到,包括绿城、融创、大家、滨江、万科、世茂、绿地在内的“高富帅”房企正式报名参加这次“征婚大会”,此外还有几匹“黑马”。

业内人士分析,华家池地块总价超百亿元基本没有悬念,将成为杭州新的总价地王。

华家池能揽地王之称,自然毫无争议。开发商一再强调的是地段二字,的确,在市中心土地日益稀缺的今天,无论是“黄金地段”还是“风水宝地”,用各种溢美之词来形容华家池都不为过。

而华家池丰富的历史和人文内涵、优美的风景尤胜地段。浙江大学是沉淀了百年人文精华的高等学府,浙大华家池也被誉为中国高校中最优美的校园之一。

1934年,浙江大学农学院从笕桥迁入华家池,在华家池边建立新校舍。抗战胜利后,从贵州湄潭迁回杭州的农学院,在竺可桢校长带领下,先后建造了神农馆、后稷馆、嫘祖馆等教学办公楼,名字取典于中国古代神农教民耕作、后稷教民稼穑、嫘祖教民育蚕之传说。

校园里的华家池与北大的未名湖齐名,有“北有未名湖,南有华家池”之称,池的四周有“小孤山”、“小三潭印月”、“小平湖秋月”、“小苏堤”等景点,因此有“小西湖”之美称。

想迎娶如此“佳人”,自然要付出昂贵的代价。

最美校园

能否变成最美住区

在许多浙大人看来,既然华家池不得不“出嫁”,那不如让“宋员外”娶了她吧。

绿城老板宋卫平毕业于杭大历史系,身上的人文气息浓厚。前几年,老宋还在家乡嵊州捐了一座艺校,传扬越剧文化。绿城一直孜孜不断地追求高端住宅,据说每张设计图纸宋员外都要亲自过目,把关,不满意就推倒重来。如扛鼎之作西溪诚园,就深受浙大的教授学者喜爱。

若绿城拿下华家池,老宋必定会倾注心血,打造一个杭州的人文地标。而且自2010年5月20日绿城联合紫元、西子以17亿总价竞得田园宅地之后,三年多时间绿城再也没有公开在杭州土地市场上出手,这次报名,自然是有备而来,更何况,绿城还有个好盟友融创。

也有不少人支持滨江,因为滨江房产起步于城东,老总戚金兴又是城东土著,滨江对于城东区域的情结不言而喻。戚金兴说:“如果要合作,我们可能会联合央企、金融企业及兄弟单位多种方式。”有消息称,站在滨江身后的,是实力雄厚的央企保利。

万科对华家池也是志在必得。今年是万科在杭州全面爆发的一年,东南西北全线布局,万科三好的品牌也已经深入人心。但万科独缺市中心的标杆项目,没有这样一面旗帜,万科难以真正在杭州称王。早就有消息称,万科已囤金150亿元,更何况,它还可能联合另一名外来大鳄绿地。

据悉,还有几匹“黑马”也觊觎这几块宝地,有可能斜刺里杀出。

无论如何,今天这场年度大戏注定精彩。不管哪个开发商笑到最后,都会面临一个挑战——如何将最美校区变成最美住区,又能与华家池整体精神气质融为一体。

一个个地王背后

是一座座曾经的校园

《致青春》票房破7亿,《中国合伙人》过5亿,从大银幕到网络,一种怀旧的情绪到处弥漫。华家池地块的拍卖,也勾起了浓浓的怀旧情结。

“浙大的书包杭大的爱,杭师院的女孩工大的菜。”这样的顺口溜,在城区里的大学校园一座座搬迁之前,在学生群体里广为流传。

那时的学校与城市融为一体,很接地气。在浙大西溪校区上体育课,可以直接从黄龙洞爬宝石山;杭商院的学生到了晚上,可以去热闹无比的夜市摆个摊,学习生意经验;浙大湖滨校区的学生,更是地处最繁华的延安路、武林路商圈,其他学校的同学去逛延安路,都喜欢到湖滨校区蹭个饭。

伴随着楼市的黄金十年,一个个地王诞生了,一座座城市校园也搬迁了,湖滨校区变成了嘉里中心,杭商院变成了雅戈尔御西湖,中国计量学院变成了枫华府第,华家池和杭师大老校区,都成了宝地,待价而沽。

这是城市发展的必经历程,同时也成为一个群体心中一咏三叹的情结。当一批批的新生搬进郊区明亮宽敞的现代化校舍,昔日的郊区也渐渐变成次中心,带动了城市周边区域的发展。而当年在繁华市区的大学校园读书的学子,包括教师,如今已成为社会的中坚,华家池的出让,却再一次搅动他们心底的怀旧情绪。

今天,借着华家池出让的时机,让我们再次回顾一下那些曾经的校园,回顾一段房地产的发展史和城市变迁的人文史。记者 史一方

再见,浙大华家池校区北片

这地王,从前是哥种番茄的地方

知道华家池的地块就要被拍卖了,前两天吴华阳特意回到母校去看了一下。“拍卖的那几块地,是我读大学时的试验田和蔬菜研究所,我10年前就在这里上课,研究蔬菜、果树和花卉。我看新闻说,这里将会产生百亿地王啊。我以后可以和朋友说,那块地王,从前是哥种番茄的地方,哈哈。”

美丽的校园

恋爱的圣地

大学本科四年,吴华阳都在华家池度过,这里,有他青春的珍贵记忆。2000年,吴华阳考入浙大,成为园艺系的一名学生。

“学校里的风景实在太美了。湖上垂柳倒映,长凳上坐着一对对的恋人,湖里还能划船。”一说起华家池,吴华阳就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华家池真是个恋爱圣地,晚上上完夜自习,老宿舍楼边上的小山坡上,就会坐满情侣,我们都叫它情人坡。”

园艺系的学生经常需要在试验田里上课。“没分班之前,花卉、果树、蔬菜都要学习,学校还特意从以色列引进了一个农业大棚。”

那个时候,园艺系还有对挺轰动的情侣。“他们是我们隔壁班的。男的是班长,女的是团支书。因为专业的关系,我们叫男的‘花花’,叫女的‘木木’,他们真的是郎才女貌,刚进华家池就在一起了。”吴华阳说,无论是在前苏联风格的老教学大楼上课,在留学生餐厅吃饭,还是一起在试验田上种花,各种场合都能见到他们亲密的身影,大家都很羡慕他们。“他们后来还在华家池继续读研,2007年毕业,应该就是那一年华家池确定要搬迁了,可他们也在那一年分手了。”

另外让吴华阳印象深刻的是,那时的华家池校区里非洲留学生特别多。“现在学生大多搬去紫金港校区了,剩下的教学楼里,基本在搞成人教育。”

不管哪家开发商拿下了地

希望人文延续

“现在华家池已经算是市中心为数不多的好地块了。”吴华阳感慨。

2000年刚到华家池念大学时,“那时的华家池给我的感觉还是有点郊区的,凯旋路挺破旧的,开着很多五金店,秋涛路上全是市场,而且晚上邻近秋涛路的后门基本不开。不像西溪校区、杭商院,周边配套丰富,我们这里几乎连宵夜都没地方吃。”

在吴华阳看来,现在周边环境好得多了。“城市在发展,华家池地块被拍卖也不可避免。凡事总有利有弊。我刚读书的时候,还住12人一间的大宿舍,现在在紫金港读书的师弟师妹们,住宿条件肯定好多了。”

但对于未来入驻华家池的开发商,吴华阳也有他的期望。“华家池曾是最美的校区,极具人文气息。我希望不管哪个开发商拿下这几块地,都能保留华家池原有风韵。希望新的建筑也能有人文的气质,能和华家池相得益彰。”记者 史一方

再见,浙大湖滨校区

西湖第一爆,爆出48米酒店

浙江大学湖滨校区身世一波三折:从中国人自己创办的最早的医科大学,到面积虽小但地处黄金位置的浙江大学湖滨校区,再到拍出24.6亿的西湖地王,以及轰动一时的“西湖第一爆”……这块土地上演绎了众多的故事。

校园很小

舞会在抽干水的泳池里进行

对于自己呆了5年的母校,叶小亚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幢3号实验楼。“我进校时,那幢楼就有了。我离校时,那幢楼也还在。”

2006年1月6日,因地块出让,有“西湖第一高楼”之称的原浙江大学湖滨校区3号实验楼被爆破,媒体称之为“西湖第一爆”。那天,叶小亚正在医院上班,她的不少同班同学都前往现场观摩大楼被爆破的实景。“有同学还把当时的现场照片发给同学。这幢楼的质量真不错,很结实,整幢楼倒下时几乎完好无损。”

浙江大学湖滨校区,即原浙江医科大学所在地,位于杭州市湖滨路以东,延安路以西。它的发展有两个源头:一是1912年创建的浙江医学专门学校;二是1945年成立的浙江大学医学院。1952年,两所院校合而为一,成为浙江医学院,1960年定名为浙江医科大学。

叶小亚是1994年从衢州二中毕业考入浙江医科大学的。“说实话,当时看到这个校区,我有点失望。这个大学从规模和硬件上看,甚至不如我就读的中学——衢州二中。”地处杭州最黄金的地段——西湖边,寸土寸金,浙江医科大学被人戏称为“鸡窝里办大学”。

“由于操场小,医大学生的晨跑锻练是沿着西湖进行的,从延安路经过少年宫再到断桥。”叶小亚回忆道。更经典的是,由于场地小,她进校的第一场舞会是在抽干水的游泳池里举行的。

空置七年

去年底终动工

抱怨归抱怨,但5年的大学生活还是让毕业已经14年的叶小亚对曾经的校园颇有感情。在回忆里,校园的场景都鲜活了起来。“第一高楼3号楼,是我们的教学实验楼,大多数是研究生的实验室,本科生在那时呆的时间比较少。”“6号楼,是我们的解剖楼。因所处位置比较阴森,晚上有些女生都结伴前去。”

更让她骄傲的是这个校区所处的黄金地段是其他校园不能比的。“出门就是延安路,拐个弯就是西湖,周末游玩逛街都很爽。”加上距离几个医院都近,毕业实习也特别方便。

但出让后的好几年,这块地一直闲置,直到去年底才动工。就在两月前,她路过延安路的嘉里中心地块。这块地被围墙包得非常严实,透过围墙顶端,可以看到几座塔吊正在忙碌。听说,这块地上将建一个商业中心,其中最高的塔楼高达48米。叶小亚心里有点失落。“这样的黄金地段腾出来建商业中心本也无可厚非,但可惜的是,再也看不到曾经的校园了。” 记者 张卉卉

再见,杭州商学院老校区

15712元/m2,难以忘记的数字

每每路过杭州城西楼盘雅戈尔御西湖,蔡先生总忍不住多看两眼,并向身边的人唠叨上两句:“这幢楼就是原来我的宿舍……”

当年坐落在教工路上的杭州商学院(2004年改为浙江工商大学)、现在的雅戈尔·御西湖,正是蔡先生的母校。如今,他对这个校园最深的记忆,除了大学那一段的青葱岁月,还有15712这个数字。

这个数字是校园地块出让时的每平方米楼面价,而对于蔡先生来说,它带走了一段回不去的大学时光,一个回不去的校园。

记忆中红火的夜市

消失了

2000年,来自余姚农村的蔡先生考进了杭州商学院。“这里的一切都符合我对大学校园的想象,高高的梧桐,带有苏式风格的建筑,岁月感十足。”虽然入学是在2000年、两个世纪新旧更替的年份,但蔡先生今天回忆起来,觉得很庆幸,因为赶上了老校园时期。

说起杭商院,不得不说杭州原来的文教区概念:北到文一路,南到天目山路,东到保俶路,西至学院路。这里聚集了老杭大、杭商院、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浙江丝绸工学院、中国计量学院、杭州师范学院、浙江省委党校、浙江财经学院这些浙江省内知名高校。

“初中和高中里的很多同学都考到了周边的学校,一进了大学,大家就主动联系起来了,我策划了第一次同学聚会,四个女生五个男生,在我们学校旁边的小饭店搓了一顿。”蔡先生笑着说,大家都是第一次离家,没有束缚的感觉很爽。

“因为旁边学校多,当年文二路和学院路一到晚上就支起了夜市,摆满了各种小饰品、小玩意,一直到半夜,人气超级旺。”这两条夜市,蔡先生不知道陪着多少女同学一同走过。

一个难忘的数字

却让我的房子涨价了

毕业之后,蔡先生辗转了几个城市工作,2007年初又回到杭州。因为要和女朋友结婚,蔡先生买下了人生中第一套房子,位于城西。巧的是,“签合同是在当年6月底。一个星期之后,我曾经的校园,原来的杭商院地块被拍卖了,15712元/平方米,这个数字就像刻在了我脑子里一样,永远也忘不掉。”

蔡先生的房东说他运气好,如果晚一个星期签合同,这房子肯定不止这个价格,因为杭商院拍出了当年的地王价格。之后,旁边正在销售的枫华府第,一夜之间每平方米涨了3000元。“当时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庆幸自己买房子下手很果断;另一方面又很失落,毕竟留下4年青春美好记忆的校园没有了。”

蔡先生坦言,那时候曾认真地想过,如果能有钱买一套这家开发商的房子,住在自己曾经学习过的校园里,该是多么的美好。“我突然想起了以前在清华大学校园里拍照片时遇到的70多岁老人,他跟我说,那时候他在清华的校图书馆里偷书看。可当我们老去的时候,我们的图书馆在哪里,我们的校园在哪里,我们的寝室在哪里?这一切,回不去了,也找不到踪迹了。”记者 金歆

再见,浙江理工大学老校区

我的青春和宵夜,留在文一路

浙江丝绸工学院(浙江理工大学)资料图片

文一路88号,凝聚着林翔的青春记忆。

林翔是安徽人,当时,他就读的学校是浙江工程学院。这个学校的前身是浙江丝绸工学院,而当他研究生毕业时,这所学校已改名浙江理工大学。毕业后,他留校变成了理工大学的老师,而此时,学校也已经从文一路搬到了下沙大学城。

不知不觉中,最美好的青春,在浙江理工大学度过。学校越来越有名气,而他也在这里经历了世事变迁。

从学校到西湖边

走走半小时

浙江理工大学的老校区和大多数老校区一样,高大的梧桐树,老旧的校舍,植物爬满了校园。林翔怀念校园里的梧桐,“排排站在道路两边,树干大得一个人都抱不过来。”老式风格的红砖墙图书馆,旁边就是连廊,连廊边也种了很多青藤。

林翔说,老校区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离杭州的每个地方都不远。那时马路上的汽车并不算多,路也远没有今天这么堵。开学第一个学期中秋节的夜晚,他和实验室的同学相约去西湖,男男女女一大帮人,边走边聊,穿过保俶北路,圆月挂在蓝黑色的夜空,西湖边的柳枝随风轻动。返回时,走了宝石山的山路,爬上山,俯看杭州的夜色,风过耳,山脚下车灯流转。

后来很多次,他和这帮好朋友走同样的路线,去看烟花大会,去散心,去湖边跑步;再后来,他们骑着自行车去了更多地方,植物园、龙井、九溪……杭州西湖风景里,留下了他们的身影。如今多年过去,风景依旧,人事却难再。

他记得:“从学校走到西湖边,半小时就到了。”现在从下沙到西湖,开车也要一个多小时。

夜宵和老校区

永远的怀念

现在回忆起来,他最怀念的是学校的宵夜。食堂的炒面,清爽可口,营业到晚上十点。十点后肚子再饿的话,就穿过宿舍边的校门,过一座桥,到对面的小店里吃东西。半夜小店门都敞着,昏黄的白炽灯下人声潮动,衢州菜、川菜、烤串……各种风味的食物端上桌来,满是人间烟火的滋味。林翔说:“但我最喜欢的,是杭味的腊肠,略甜,回味无穷,每次吃炒饭都会加一份。”那时候物价也便宜,吃顿宵夜,10元钱就能搞定。

快毕业的时候,学校开始搬迁,林翔的宿舍和实验室也一起搬到了下沙。当时的下沙还处于大建设状态,他记得学校周边还有芦苇荡,而学校也是边建边搬。刚搬过去的那段日子,林翔很怀念老校区,想着老校区的繁华便捷。当然,下沙这几年发展得也相当快,后来地铁有了,各方面配套也起来了,林翔也逐渐适应了下沙的生活,毕业留校后,林翔还在下沙安了家。

只是,每次到市区,经过文一路浙江理工大学的旧址时,林翔总是忍不住要多看两眼。理工大学还剩下一幢楼矗立在那里,作为成教教学楼,当年医务室就在这幢楼里。他还记得,当时金都拍下了这块地,刚开盘时,宣传语上还打出了“理工大学1897”的旗号,而1897年,是浙江理工大学创始的年份。记者 赵红燕 见习记者 曾杨希

再见,中国计量学院老校区

人生三件大事,这里完成

中国计量学院的田老师清楚地记得2003年9月1日,一个新学期开始的日子,来校7年之后,从这一天开始,她的工作报到地点不再是熟悉的文二路、学院路口,而是下沙的新校区。

那一天,也宣告了中国计量学院在城西的时光终结。

如今,整整十年过去了,回忆起往日的老校区,田老师仍感慨万千。

结婚、生子、买房

都发生在老校区

中国计量学院,位于城西文二路和学院路交叉口,于2003年搬迁至下沙高教园区。至今已整十年过去了。

在老城西人的印象中,这是城西高教区再普通不过的一个校区。但在它的学子眼里,这个校区和其他学校的区别却是非常明显——它有盖着琉璃瓦的六角亭,阳春三月盛开的樱花,勤思苑中的促膝长谈,夜空下对未来的憧憬,还有图书馆的宁静,食堂的喧闹。

在这个校区工作期间,田老师完成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几件事情:结婚、生孩子、买房子。“我那时候日子过得很平淡,每天上班下班上班,虽然没有让情绪大起大伏的事情发生,但是生活却是很真实的。”

学校的建筑中,让田老师印象最深的是青年教工宿舍,因为房子外面是白色的涂料,老师们都亲切地称它为“小白楼”。虽然田老师没有住在小白楼,但发生在“小白楼”的故事她却记忆犹新,比如在“小白楼”里闹同事的洞房,在“小白楼”里看望同事新出生的孩子……除了“小白楼”,田老师记忆最深刻的建筑是图书馆,是她工作7年的地方,图书馆门前的假山和池塘,以前是她和同事喜欢散步散心的场所。

“听说我们学校要卖掉,而我们要搬到下沙的时候,整个学校都在讨论这件事情,不过出于学校的发展需求,我们都能理解。”田老师回忆。

真想在曾经的校园里

买套房子

谈到学校搬迁带来的影响,田老师感触最深的就是上班路程。

刚结婚的时候,为了图上班方便,田老师的房子买在了离学校不远的小区,那时候上下班骑自行车,大约15分钟左右。遇到天气好,还能散步上下班。学校搬到下沙后,因为老房子的学区好,田老师并没有随之搬家,而开始了每天穿城而过的生活。新校区距离田老师家约35公里,大多数时候选择乘坐学校提供的班车,偶尔自己开车。

搬到下沙后,田老师对中国计量学院老校区更加怀念。以至于,对老校区拆迁后建造的国都·枫华府第小区也产生了不少情愫。

“每次经过枫华府第,我都会瞄两眼,也和老公考虑过在这里买套房子,但因种种原因没有买。”田老师回忆:“小区里有朋友住着,偶尔去做客,试图找一下记忆中的情境,但是一点儿影子都找不到,多少会有些失落。”记者 李涛

再见,杭州师范大学老校区

希望留下那棵大榕树

最近一段时间,来到文一路的杭州师范大学里,会觉得校园里人少了,冷清了:教学楼的不少教室已贴上封条,宿舍楼里的床铺也被拆卸,路上匆匆而过的学生和老师都会告诉你,9月,这里就会完成整体搬迁。今后取而代之的是规划中的西溪商务综合体。

“从最早的煤渣地到现在完备的体育设施,学校变化很大。”面对越来越多的老校区搬离城西文教区,杭师大体育与健康学院的周老师十分感慨,这里承载了他几乎半辈子的记忆。

省内大学首个塑胶跑道

古朴的弘丰中心

1982年就进入杭州师范学院(如今改名杭州师范大学)的周老师,一毕业就在这里工作,一做就是30余年。

早年学校的体育运动场所只是煤渣地,直到1999年,办学条件开始改善,各种体育馆、体育设施补充进来,“就在当年,我们承办了第十届浙江省大学生运动会,还投资300多万铺设了塑胶跑道,这是当时省内大学首个塑胶跑道田径场。”

说起学校文化气息浓郁的建筑物,周老师首推1997年成立的园林风格的“弘丰中心”。被湖、山以及草坪包围的“弘丰中心”后来成为大家交流、学习的场所,也成为学生间谈恋爱的圣地。

“印象最深的还有那棵大榕树,一进学校便能看见。这棵树现在依旧在文科楼边上,希望以后能留下去。”

搬迁后

留下一个图书馆和一片绿地

自从两年前得知学校将搬迁至新校区,周老师一直觉得挺遗憾。“毕竟30多年的感情,还是非常不舍。这里的一草一木,每幢教学楼、每幢宿舍楼都熟记于心。”

学校要基本完成搬迁。在规划中,图书馆与其北面2万平方米的中心绿地将被保留,“听说体育馆、足球运动场、学生公寓6~13号楼,东边浙江省建筑材料学研究院,会率先出让。6、7号公寓会建幼儿园。”

在周老师看来,学校搬迁也是配合学校发展的需要,而让他怀念的,还有原本城西文教区各个学校之间的频繁交流。“大家离得比较近,交流起来就很方便。”现在,他希望这种交流的氛围也能带到新校区。(记者 孙晨 编辑 陈颖)

杭州:“诈弹”让民警虚惊一场 航班晚杭州:酷暑高温催热超市“代烧菜肴”业浙江坐冤狱叔侄仍未领取赔偿 希望政府杭州:30岁男子疯狂单恋要与20岁已嘉兴:一次醉酒后 他被有预谋的男同事酷暑余威尚存事故仍频发 浙江A型O型宁波百万豪车保养时遇火灾 汽修店只肯杭州经适房上市交易:谁会买二手经济适杭州经适房上市交易:私下买卖引发的房台州3岁男孩被汽车碾过 仅受皮外伤无宁波654人死后仍领高龄补贴 官方称杭州梭子蟹卖出“白菜价”价格一周降四今夏浙江人工增雨量相当于28个西湖 杭州339个公交站开通免费Wifi 人过40床头放“三宝”:一杯水、一枚13岁男孩花20天时间沿京杭大运河从清晨4到8时高速杭州段疲劳驾驶频发 过期腐乳换新包装再销售 杭州物美超市楼市聚焦:9月12日起杭州经济适用房1.8万名网友晒“全家福” 全国引百海尔电视延时摄影大赛首周征得近千幅参宁波象山回应654人死后仍领高龄补贴苍南县运管所办公室有金华:小伙9次偷了150个硬币 邻居杭州:已婚商人起诉售楼小姐 讨要宝马浙江一大学生溺水遇难 8千元捞尸费难温州市原副市长叶际仁因滥用职权罪一审千岛湖上的垃圾10年绍兴市区迪荡湖水葫芦爆发 市民游泳隐义乌转投外贸电商“怀抱” 建设“全宁波福利保障调查报告:老板觉得福利不诸暨一老板因销售额未能完成 自罚暴走西塘失踪的南京女孩不幸遇难 11月5去年杭州百万人有效发明专利达1916浙江省党代会实施代表提案制 率先专设浙江拟立法保护湿地:垂钓捕捞都要罚款1月31日至2月6日 高速公路免收《来自星星的你》男二号用心专一 观泰国将对示威者清场 反对派领导人要求联合国秘书长谴责埃及恐怖袭击事件情侣婚礼在披萨饼上印彼此肖像 留温馨法国总统承认感情生活出现问题澳工业集团呼吁增加技术移民奥巴马或加强对政府监控项目限制 仍在北京朝阳区观测到雪花 成北京入冬第一美报社论:\"困\"\"进\"中的2美国失业救济金期满 130万失业者生汇丰205亿内部转让物业 料将分拆上浙江金华原副市长朱福林受贿1500余黎巴嫩真主党一据点遭遇汽车炸弹袭击